回忆录:玩《拳皇97》认识好基友 第一次去网吧不会开机

   今日,张一山观战cba 继续为大家带来的是玩家回忆录,在本期的回忆录中,我们的主人公与我们分享了他玩《拳皇97》等游戏的经历。张一山观战cba 好了,下面一起来看看吧!

   前些天路过一家游戏机厅,只看到昏昏欲睡的老板还有几台老得看不出年份的街机,此时此景除了嘘唏外,更多的是怀念.

   记得第一次进游戏厅是我一个表哥带我的,那时的游戏厅真的是人满为患,进去一次完全是人缝中挤进去,而且人多就算了,不大的游戏厅连个壁扇都没有,而吸烟的人又不少,那环境真可谓是乌烟瘴气。

   那时最火爆的游戏应该是《拳皇97》了,每台机子后面都有一大群人在围观。我表哥在这个街机厅里算半个高手吧,因为在打人机时基本都是一个游戏币通关,不过在对战的时候经常会紧张掉链子。

   我在这个时期结识我的好基友油条的。油条也是个游戏迷,《拳皇97》里他最擅长的角色是八神庵,百合折连葵花三段这一套技用的是炉火纯青,浪的一逼!

   起初油条要教我玩《拳皇》,当他看到我一个星期还没把葵花摇出来后就彻底放弃我这个徒弟了……用他当时的话说:像你这样的手残竟然能活到现在也是奇迹了。放弃教我拳皇的油条开始带我玩《棒球小子》、《恐龙快打》、《名将》等各类通关游戏,不过手残的我依旧手残。

   记得在某一夏天,我们在周末约好一起去玩游戏。因为实在是太热了,在途中买了几根冰棒消暑,导致到了游戏厅时不够钱买两人游戏币。于是,油条把他老爸给他的手表押给老板,换来10个游戏币。当然后来油条也被他老爸胖揍了一顿,比较幸运的是,当我们拿着钱去赎手表时,老板很爽快的还给我们。

   也因为这件事我们被家长禁止去游戏厅,零花钱也被限制了。每天只能在家看看《西游记》的电视或者去村后的树林抓蝉什么的,小日子过得也快活惬意。

    网吧应该是上初中时才慢慢多起来的,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跟油条去网吧,两人看什么都觉得新鲜。那个时候还没接触过电脑什么也不懂,脸皮又薄不好意思问人,我们俩就坐在电脑面前摸了好久也没能找到正确的开机方法。做在旁边的一位看起来像是小学生模样的玩家鄙视瞄了一眼,然后帮我按下开机键,那鄙视的眼神至今都无法忘记,耻辱啊!

   不过那位小学生还是很有耐心的,除了打字(因为他也不会)其他关于电脑的基本操作一步一步教我玩。   

   《红色警戒2》也是这位小师傅教会我的!(为了表达我敬意只能喊一声师傅,捂脸ing~)红警2这款经典即时战略游戏不用我多说大家都知道。不过我那时会喜欢上红警2却是因为游戏里面的各种配音。点击菜单时的声音非常科幻感觉,建筑物起来的声音很像动画片里面机器人变身的配音,而且坦克移动时语音也各不同;就像灰熊坦克一看就知道很脆皮,移动比较快声音也清脆些;相反苏军的犀牛坦克就很厚重的感觉,说笨重也不为过,跑起来慢很多,声音很沉闷。

   油条他是个急性子,玩不来红警这种战略游戏,所以当时他迷上了CS《反恐精英》。有时候我也会陪他玩玩,不过对于这个第一人称视角我很不适应,一会儿就头晕。在游戏里经常分不清方向,最搞笑的是每次移动鼠标,身体也不自觉的跟着动。如果从身后看的话,很多人以为我在玩赛车游戏呢!哈哈哈……不过油条上手倒是挺快的,不一个星期就非常熟练,在游戏里各种冲锋抢人头!一群人联机的时候,整个网吧就是这样枪炮声和朋友间的笑骂声交织在一起闹哄哄的!

    说起网游,我第一个想到的是《破天一剑》,估计很多人没听过这个游戏吧。至于我为什么还记得,因为那时整个网吧只有我一个同学阿军在玩。

   那段时间阿军玩的特别疯,好几次都是通宵刷怪练级。有次忍不住问他这游戏为什么那么吸引你?他愣了愣说“就是好玩啊,在游戏里可以认识很多朋友,大家一起聊天,刷怪,PK多有趣啊。”那时对于没有真正接触网游的我,特别的不能理解他对这个游戏的感情!现实中不是也有很多朋友可以聊天玩耍吗?

   直到我玩《冒险岛》后,才知道他对那种网游的热情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